蒋院强律师——建设工程、房地产、刑事辩护专业律师

咨询热线:

15802024364  15802024364 15802024364
当前位置 :首页 > 成功案例

黄某某不构成玩忽职守罪辩护词(三)

2018-05-15

补充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黄某某的委托,指派杜玉明律师、蒋院强律师担任黄某某涉嫌玩忽职守罪一案的辩护人。辩护人针对公诉机关补充的证据,根据事实和法律、法规的规定,发表以下补充辩护意见,请贵院慎重考虑并予以采纳

    一、对于广东省财政厅《关于下达2012年度林业、交通运输行业成品油价格改革中央财政补贴清算资金的通知》(粤财工[2013]232号)的意见。

(一)粤财工[2013]232号文件内容没有明确规定是根据各市实际上报的油耗量下拨油补资金的。

第一、粤财工[2013]232号文件正文内容没有任何字眼表明广东省财政厅是根据各市实际上报的油耗量下拨油补资金的。

第二、粤财工[2013]232号文件正文第一条明确规定:“本次下达的资金是林业、交通运输行业成品油价格改革中央财政补贴清算资金。请各地财政部门会同同级行业主管部门制定具体补贴资金发放方案(到镇一级)”。根据该条规定,对于广东省财政厅下拨给各市的油补资金,各市财政局和交通局应另行制定具体的补贴方案。这一规定也表明,广东省财政厅并非是根据实际上报的油耗量下拨油补资金的,如果是根据各市实际上报的油耗量下拨资金,那么广东省财政厅必然也将要求各市根据下辖各区(县、市)实际上报的油耗量分配油补资金,因为这样才能符合广东省财政厅下拨油补资金的精神,才能“确保油价补贴惠民政策落实”。但实际情况却是广东省财政要求各市再制定具体的补贴方案,而清远市实际上又是根据下辖各区(县、市)的标台数分配油补资金的。由此可知,广东省财政厅也并非是根据各市实际上报的油耗量向各市下拨油补资金的。

第三、粤财工[2013]232号文件第三条明确规定“对清算结果中出现的负数指标问题,请各地根据清算结果在行业间自行调整,并相应做好相关对账工作。”根据此条规定可知,广东省财政厅向各市下拨油补资金的数额是综合测算各项指标得出,而且其中存在多项指标为负数的情况,也即广东省财政厅在计算各市应拨资金的时对于某些项目是进行了扣减,所以广东省财政厅并非是根据实际上报的油耗量下拨油补资金的。

(二)《2012年度交通运输行业中央财政油价补贴专项资金分配明细表》(以下简称“《2012年度明细表》”)中的3994/吨并非是广东省财政厅向各市下拨油补资金的标准。

第一、根据《2012年度明细表》中的“栏次关系”可知,该表中的平均每吨补贴数额(第6栏)是由应分配资金数额(第3栏)除以用油量(第2栏)而得出的。根据该表中平均每吨补贴数额的计算公式可知,广东省财政厅确定向各市下拨油补资金的方式并非是各市实际上报的油耗量×平均每吨补贴数额(即3994/吨)。

第二、根据《2012年度明细表》中第2栏“应分配资金”的计算方式,应分配资金并非是由实际用油量乘以平均每吨油补贴情况,而是由用油量除以某个数,而该分母数又是通过其他运算方式得出的。在庭审中,公诉机关又无法对得出该分母数的计算方式作出解释。其实根据该表中关于应分配资金的计算方式可知,广东省财政厅下拨油补资金数额的确定与平均每吨补贴数额无关,与实际油耗量也无直接关系。

(三)交通运输部、财政部也不是按照各省上报的油料消耗数直接进行补贴。

根据财政部、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的《城乡道路客运成品油价格补助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二条的规定,“交通运输部收到各省(区、市)交通运输部门上报的油料消耗情况后,应当根据前一年度补贴用油量情况对全国上年度城市公交企业、农村客运和出租汽车经营者分品种油料消耗情况进行整理、汇总和分析。补助用油量以上年度补助用油量为基础,考虑增减变化因素确定。交通运输部核定的补助用油量于410日前报送财政部,同时抄送审计署。”以上规定说明,交通运输部也不是按照各省上报的油料消耗数直接进行补贴的,省财政厅就更谈不上按各市上报的油料消耗数进行补贴了。

综上,辩护人认为粤财工[2013]232号文件及《2012年度明细表》足以证明广东省财政厅向各市下拨油补资金数额的确定与3994/吨无关,也与各市实际上报的油耗量无关。

二、关于李珊超的证言的意见。

首先、辩护人认为李珊超在本案中存在利害关系。因为李珊超作为清远市交通局专门负责油补工作的工作人员,其自己的职责也包括对下辖各区(县、市)上报的油补数据的真实性进行审查,所以完全存在为撇清自己的责任,而将全部责任推卸给各区(县、市)交通运输局参与油补工作的工作人员的可能。

第二、李珊超在询问笔录中所述的内容与粤财工[2013]232号文件及《2012年度明细表》的内容相冲突,且李珊超与本案存在利害关系,故李珊超应当出庭接受辩护人质证,而且辩护人已经向法庭申请李珊超出庭,但是法庭没有允许。由于李珊超并未出庭接受辩护人的质证,故对于李珊超的证言也不应作为定案依据。

第三、李珊超证言中所述“这两份文件详细反映了省财厅下拨给清远市财政局燃油补贴的标准是按照油耗总量下拨的,其中2011年城市公交每吨油的补贴标准是3736元,2012年城市公交每吨油的补贴标准是3994元。”与事实不符。根据上述对粤财工[2013]232号文件及《2012年度明细表》的分析可知,广东省财政厅并非是根据各市实际上报的油耗总量×每吨油的补贴标准确定燃油补贴资金的。所以李珊超并未理解粤财工[2013]232号文件及《2012年度明细表》的内容,其所作的作的证言不具有真实性,合议庭不应当采信。

三、关于黄某某职责问题的意见。

首先、公诉机关补充提交的《清远市某县交通运输局油价改革中央财政补贴资金申报和审核工作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工作实施方案》”)明确规定:“县交通管理总站在每年1月底,根据客运企业网上申报的数据进行初审。主要核查……客运企业申报的车辆年运营里程、运营天数、百公里油耗等关键指标,是否属实。”从该规定可以看出,核实年运营里程、运营天数、百公里油耗等关键指标的职责在于县交通管理总站,而非在于黄某某。

第二、根据清远市某县交通运输局在2015127日出具的《关于黄某某在油补工作中工作内容的说明》(以下简称“《工作内容的说明》”),油补数据的汇总审核由县级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负责,核实油补数据的真实性不属于黄某某的工作职责范围,且黄某某是根据小组的决议在网上申报油补数据……。该份《工作内容的说明》已经足以说明核实油补数据真实性的职责不属于黄某某的工作职责范围。

综上,黄某某在本案中不存在公诉机关指控的“严重不负责任,不认真履行职责”的情形。

四、关于对《广东省清远市人民检察院检验报告》的意见

由于《广东省清远市人民检察院检验报告》(以下简称“《检验报告》”)所依据的检材和检验标准错误,所以《检验报告》不应采信。

首先、《检验报告》所依据的是清远市某县永通20121-12月公交燃油消耗量明细表,而该明细表所反映的只是在永通公司油库中加油的公交车的燃油消耗明细。但是永通公司运营的公交车均由私人承包,由于永通公司油库的油价高于其他油库的油价,所以公交车的承包人并不愿意去永通公司的油库加油,且广东康正司法会计鉴定所出具的《关于清远市某县永通公共汽车诈骗案的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表明:永通公司提供的“永通公汽车辆油耗数据的情况”称部分车辆的承包人自行在加油站加油,未提供加油单据给永通公司。所以该明细表所反映的并非是永通公司汽车真实的加油情况。故《检验报告》以该明细表作为认定永通公司20121-12月公交车加油情况的依据,属于检材不充足,该《检验报告》不应当采信。

第二、该《检验报告》计算永通公司汽车所应得的燃油补贴资金的标准是3994/吨。但是根据上述分析,3994/吨并非广东省财政厅向各市下拨油补资金所依据的标准,故《检验报告》采用3994/吨的标准计算永通公司汽车应得的燃油补贴资金是没有依据的。且清远市交通运输局向清远市某县交通运输局出具的《关于燃油补贴资金分配有关问题的复函》(以下简称“《复函》”)也已经明确清远市“并非按各区(县、市)申报的城市公交车辆燃油消耗量分配,也非按照3994/吨的标准进行分配”,而实际上清远市是根据各各区(县、市)的公交车标台数分配油补资金的。所以,《检验报告》用以计算永通汽车应得燃油补贴资金的标准和方式是完全错误的。

第三、由于《检验报告》用以计算永通汽车应得燃油补贴资金的标准和方式是错误的,所以《检验报告》中所计算出的永通汽车应得燃油补贴资金的数额也是错误的,因而《检验报告》中关于永通公司在2012年度多获取的国家燃油补贴资金金额也是错误,即《检验报告》的检验意见是错误的。

     综上,辩护人认为本案中的《检验报告》存在多处不合法之处,检验意见完全错误,所以该《检验报告》不应当采信。

五、关于本案的损害后果的意见。

根据辩护人提交的《2012年油价改革中央财政补贴资金(预拨部分)分配方案(运输行业)》及2012925日的财政授权支付凭证,2012925日向清远市某县交通局预拨油补资金2952100元,而这部分预拨资金在清远市某县交通运输局上报油补数据之前已经下拨到位,故这部分油补资金与清远市某县交通运输局上报油补数据的行为之间不具有因果关系。

而公诉机关在起诉书中将永通公司在2012年多获取的燃油补贴资金2232736.27元认定为黄某某的玩忽职守行为所造成的损害后果。公诉机关指控的这一事实明显没有根据,因为预拨资金部分与黄某某的行为不具有因果关系,故预拨资金的数额部分不应用于计算永通公司多获取的燃油补贴资金数额,也不应用于确定黄某某的行为所造成的损害后果。

以上辩护意见请贵院慎重考虑并予以采纳

此致

清远市某县人民法院

  辩护人: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杜玉明律师

               蒋院强律师

              0一六年二月二日

[返回]

Copyright © 2017 yingke(UISDC) - 赣ICP备18007831号-1  网络建设合优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