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院强律师——建设工程、房地产、刑事辩护专业律师

咨询热线:

15802024364  15802024364 15802024364
邓某某涉嫌贪污罪一案二审成功无罪辩护

      邓某某对贪污行为供认不讳,法院仍判决贪污罪不成立

【案情简介】
      邓某某自2012年5月28日起担任佛冈县林业局营林股副股长兼森防站站长。1、2013年5月底,佛冈县汤塘镇围镇村委会申请对黑山冚山场(属于公益生态林)的疑似松材线虫病枯死松树进行清理消毒,后邓某某通知围镇村委会可以对该山场枯死松树进行清理消毒,村委会委托村民刘敏华等人进行,邓某某作为森防站站长,未到现场进行监督、指导,致使黑山冚的生态公益林被盗伐304.74亩。2、2012年至2014年期间,邓某某邓某某利用其担任森防站站长并负责申报和发放辖区内林业站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的职务之便,在申报和发放辖区内林业站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过程中,通过虚增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人员人数的方式骗取国家松材线虫病防疫专项资金合共人民币29260元。因此佛冈县检察院以邓某某涉嫌玩忽职守罪和贪污罪为由向佛冈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佛冈县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决邓某某犯玩忽职守罪和贪污罪。
 【代理意见】
       蒋院强律师在本案二审阶段接受邓某某及其家属的委托担任邓某某在本案二审阶段的辩护人。两位辩护人在认真研究案卷材料的基础上,提出邓某某不构成玩忽职守罪和贪污罪的辩护意见。
       其中,在阅卷基础上对于邓某某不构成贪污罪的辩护意见如下:
       在本案中,被告人邓某某共实施了八次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的行为,分别为:2012年11月5日以石角林业站站长黄海强的名义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1560元,2012年12月27日以汤塘林业站站长姚业兴的名义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2400元,2013年8月15日以汤塘林业站站长姚业兴的名义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2400元,2013年11月2日以石角林业站站长黄海强的名义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3600元,2014年1月27日以汤塘林业站站长姚业兴的名义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2400元,2014年3月27日以石角林业站站长黄海强的名义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4500元,2014年8月15日以石角林业站站长黄海强的名义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8400元,2014年10月10日以石角林业站站长黄海强的名义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4480元,共计29620元。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邓某某冒领的29260元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的行为不构成贪污罪。
       (一)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邓某某冒领的29260元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属于《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中的“特定款物”是错误的。理由是: 1、从《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的九种特定款物来看,这九种款物并非都具有针对事项的重要性、用途特定性以及时间紧迫性三方面特征。2、被告人邓某某冒领的29260元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与《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列举的九种特定款物并不具备实质上的相当性。
       (二) 对《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中的“特定款物”的范围的把握。  1、针对事项的特定性,且该款项所针对的是与救灾、抢险等事项重要性相当的事项。2、用途具有特定性,即该款项只能用于该特定事项,任何单位无权决定用于该特定事项以外的事项。
       (三)被告人邓某某冒领的29260元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不属于《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中的“特定款物”。1、中央和广东省专门安排的林业有害生物防治专项资金并不属于《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中的“特定款物”。  2、被告人邓某某冒领的29260元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并不来自于中央和广东省专门安排的林业有害生物防治专项资金。  3、被告人邓某某冒领的29260元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不具有用途特定性的特征。
       在二审开庭前,辩护人向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补充辩护词》。在《补充辩护词》中,针对邓某某不构成贪污罪,辩护人再补充了以下辩护意见:
       一、对上诉人邓某某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的行为以贪污罪定罪处罚,明显过重,有违“罪责刑相适应”原则。理由是: (一)就主观恶性而言,邓某某的主观恶性比一般贪污罪的主观恶性更轻。(二)就客观方面而言,邓某某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的行为是经领导同意了的。
       二、就客观方面而言,邓某某的行为具有“以单位名义将国有资产集体私分给个人”的特征,符合私分国有资产的特点。
       三、从贪污罪和私分国有资产罪的区分来看,邓某某的行为也是属于私分国有资产行为。
       综上,辩护人认为,邓某某是为了“搞点补助来激励工作积极性”才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其主观恶性明显比一般贪污罪的主观恶性要低。并且,邓某某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的行为也是经领导同意,其执行的也是领导集体决策的行为,因此对邓某某个人以贪污罪定罪处罚,明显过重,有违“罪责刑相适应”原则。而邓某某等人的行为在客观上符合私分国有资产的行为,应根据《刑法》关于私分国有资产罪的规定对上诉人邓某某进行定罪处刑。
       在二审开庭后,针对清远市检察院补充提交的证据及二审庭审情况,辩护人针对邓某某不构成贪污罪再补充以下辩护意见:
       (一)邓某某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究竟是来自森林植被恢复费还是林业有害生物防治资金,无法分清。理由是:1、从清远市检察院在本案二审期间补充提交的53页证据可知,2012年的松材线虫病防治经费有256322元是来自于森林植被恢复费。即便按照一审法院采用的三个标准(针对事项的重要性、用途的特定性以及时间的紧迫性),森林植被恢复费也不符合该三个标准。况且森林植被恢复费还被用于松材线虫病防治,这更表明森林植被恢复费不具有用途特定的特征,所以森林植被恢复费不应认定为《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中的“特定款物”。2、从现有证据看,2012年松材线虫病防治经费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于森林植被恢复费,那么辩护人有理由相信2013年、2014年的松材线虫病防治经费也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于森林植被恢复费,因为拨付森林植被恢复费也是由相关文件专门规定的。从目前的证据来看,无法确定邓某某所冒领的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究竟是来自森林植被恢复费还是林业有害生物防治资金,故将邓某某冒领的款项均认定为《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中的“特定款物”没有事实依据。3、至于2012年省级林业有害生物防治专项资金30万元,根据清财农[2005]93号文件中的《清远市财政支农专项资金报账制实施细则》第十七条以及辩护人提交的《广东省财政支农专项资金报账制实施办法》第十七条,该笔30万元林业有害生物防治专项资金自2012年之后就可以由同级财政部门调剂用于同类项目支出,也就是,该笔资金自2012年之后就不再具有“用途特定”的特征。所以,即便林业有害生物防治专项资金属于《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中的“特定款物”,那么该笔30万元林业有害生物防治专项资金自2012年之后就不再属于《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中的“特定款物”。而邓某某在2012年冒领的款项只有3460元。    
      (二)上诉人邓某某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的行为属于私分国有资产行为的补充辩护意见。理由是:1、根据范伟敏、李泊的证言可知,邓某某在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之前,是找范伟敏和李泊商量过的,并且都经得了范伟敏和李泊的同意。同时根据邓某某在庭审中的陈述,范伟敏、李泊、王卓越都同意邓某某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并以补助费的名义分发冒领的费用。2、本案一审过程中遗漏了佛冈县林业局局长王卓越同意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和私分劳务补助费这一情节。这一情节对于认定邓某某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行为的性质至关重要。3、王卓越是佛冈县林业局局长,既然局长也同意邓某某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用于“搞点补助来激励工作积极性”,那么王卓越、李泊、范伟敏、邓某某四人冒领扑灭松材线虫病劳务补助费的行为就具有“以单位名义集体将国有资金私分给个人”的特征,邓某某等人的行为则属于私分国有资产的行为,而非贪污公款的行为。                                        
【判决结果】
      最终,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采纳了辩护人关于邓某某冒领的29260元不属于《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中的“特定款物”的辩护意见,判决撤销一审判决中关于贪污罪的定罪量刑部分。  

Copyright © 2017 yingke(UISDC) - 赣ICP备18007831号-1  网络建设合优网络
Copyright © 2017 yingke(UISDC) - 粤ICP备160015335号-1